投稿

甘肅禮縣鹽官沉淀的歷史故事

來源/ 甘肅文化產業網 作者/ 王新華 時間/2018-07-10 10:28:30
甘肅文化產業網按 對于一些獨特的地名,我總是癡迷于它的來由和意義。在中國傳統文化里,一個地名的稱謂,可不是隨便起的。它是歷史的沉淀或者沉淀的歷史,亦是一道不會消失的文化符號。

對于一些獨特的地名,我總是癡迷于它的來由和意義。在中國傳統文化里,一個地名的稱謂,可不是隨便起的。它是歷史的沉淀或者沉淀的歷史,亦是一道不會消失的文化符號。在它看似默默無聞的筋骨里,必然隱藏著一個個耐人尋味的故事。從某種程度上,一個別樣的地名,即是歲月呈現給我們的最好的禮物。禮縣鹽官,便是一個與我有緣的地名。

鹽官是一個鎮子,它不僅在當地名氣大,在甘陜接壤一帶也頗有名氣。當年,其騾馬交易市場盛況尤為可觀。每天清晨,在鹽官南面一片開闊的樹林里,夾雜著不同口音的討價還價聲此起彼伏,膽小謹慎的商販若想成交一筆生意,則雙方把手伸進袖筒里報錢數成交。那些驢、馬和騾子們似乎不太高興,用不滿的嘶鳴聲跟著新主人離去……

市場管理員40歲左右。他個子不高,雙手喜歡背在身后,說話嗓門大,咋咋唬唬的,讓那些驢、馬和騾子們都很害怕。特別是他一張嘴露出的兩顆大門牙很是夸張,張嘴由于用力過猛,碩大的招風耳被撐得似乎還一呼扇一呼扇的。

此人不知是什么來頭,在鹽官街上經常打白條子賒賬,混吃混喝。不過,有一次在騾馬交易市場,他卻讓一頭憤怒的懷孕母驢踢掉門牙,成為街坊鄰里茶余飯后的笑柄。后來,這個人成為我的一篇小說《驢怒》里的生活原型,不久刊發在《飛天》文學月刊上。

這是40年前,在我腦海里留存的最深印象之一。

用我當年的眼光看,鹽官充其量就是一個超大號村落。每天,稀疏的車輛與人力、蓄力車行進在一條塵土飛揚的馬路上。當然,每遇鹽官逢集日,還是相當熱鬧的。我們便會推上架子車,從遠在10公里之外的一個叫陽坡大隊的知青點去鹽官鎮趕集,一直等日落之前匆匆返回。

去年初秋,與一群插隊同學相約去了禮縣下鄉的山村,那段青澀時光仿佛又回到眼前。山還是那座山,溝還是那條溝,只是少了些昔日熟悉的鄉俗人聲。年輕人大多都紛紛出外打工,留下的老人斜倚柴門,用孤獨的目光,打量著寂寞平淡的日子……

而今看鹽官,盡管歲月催人漸漸老去,但卻讓它煥發勃勃生機。尤其是鹽官的悠久歷史和文化底蘊,在時光的見證下,愈發熠熠生輝。鹽官古為甘肅四大名鎮之一,三國時期稱鹵城。不知從何時起,西漢水從嘉陵江的一個臂彎流出,一路蜿蜒向北流經鹽官大地,讓這片神奇的土地,融入了中原文明、巴蜀文明和西域文明的基因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秦文化、商文化、鹽文化、馬文化、乞巧文化、三國文化、紅色文化及古道文化在這里交相輝映,落地生根。

據史書記載,司馬遷在《史記·六國年表》中記述:“夫作事者必于東南,收功實者常于西北。”秦人之興起,是歷史的巧合,還是巧合的歷史?不管怎么說,在鹽官這隅古老的土地上,的確上演了一幕幕風云際會的大戲。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,西漢水滋養的鹽官正是秦人的早期都城!鹽官文管所的一名工作人員介紹,上世紀90年代新發現的秦第一陵園——西垂宮正好位于距鹽官約15公里的大堡子山位置,即今鹽官西犬丘地區。

據考證,這里曾是秦人早期都邑的所處方位。消息傳來,這讓鹽官一帶的廣大百姓難抑激動之情,紛紛自稱是秦人后代。

翻開歷史的冊頁,不難看到,2000多年前,在一條大河的岸邊,草木稀疏的土地上,泛起一片片斑駁的青白。在微風中,咸澀的氣味里,透出一股特別的清香……于是,亦可由郡守設置的鹽官一職的官員前往專營井鹽生產事務,故“鹽官”一職后演變為一個地名,即今一直沿用的鹽官。

自西漢時期至唐代,鹽官井鹽生產日漸興旺。大詩人杜甫游經鹽官不勝感慨,詩曰:“鹵中草木白,輕者官鹽煙;官作既有程,煮鹽煙在川……”相傳,鹽官鹽井一度涸竭,尉遲敬德行軍至此,見一白兔跳躍馬前,他遂挽臂張弓射之。白兔中箭墜入鹽井,掘之后一股泉水涌出,于是,井鹽又復大盛。

著名的鹽井祠就坐落在新建成的鹽官古街上。這是一處幽靜的二進四合院落,幾棵大樹在陽光的映照下,灑落一地搖曳的光影。平時很少有人光顧,街上的當地人似乎更關心的是自己的鋪面裝修和生意。我們這些當年的知青在他們眼里,只是一群匆匆過客而已。在鹽井祠后院有一眼早已廢棄的古鹽井,加蓋了一個鋼筋網格,顯得異常冷清,仿佛默默訴說著歲月的無情與無奈。仿佛一個背影,一聲喧嘩,在漸行漸遠的“腳步”聲中,留下最后的陳跡……如今,鹽井祠前后院的亭臺樓閣,以及明清碑文的記載,依稀能折射出古時手工制鹽的盛況。

這是一段漫長的鹽文化紀年,從秦漢直至新中國成立之初,當地人一直食用鹽官的井鹽。可以說,鹽官古鎮的存在見證了時代變遷的步伐,它已融入了中華民族綿綿歷史與文化的長河中。據說,禮縣官方眼下正在申請將手工制鹽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,讓這一門面臨失傳的手工制鹽技藝“重生”。

夕陽西斜,漫步于鹽官古街,猶如在漫漶的時光里穿行。在心扉的深處,總是想讓遐想飛入秦漢的歲月,想象那時的鹽工制鹽的忙碌情景,以及他們憨厚、淳樸的面龐在夕陽的映襯下,綻放的笑容。他們吟唱著一首首兒時的歌謠,在飄動的鹵味中,憧憬每一天的生活……

鹵味鹽官,鹵味里浸泡的鹽官喲,不腐、不溲,讓一粒井鹽承載了鹽官的一抹歷史煙云。

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甘肅文化產業網立場!甘肅文化產業網尊重行業規范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;甘肅文化產業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甘肅文化產業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將受到甘肅文化產業網的追責。

欄目導航

推薦閱讀

2014年双色彩票开奖